90后攝影師摘下伊朗美女面紗,顏值驚艷了全世界,難怪要被男人們用這樣的方式藏起來

温晗晗 2022/07/30 檢舉 我要評論

要說全球最漂亮的國家,伊朗絕對是其中之一。

金庸中,黛綺絲被稱為「天下第一美人」,她的母親就是波斯人,黛綺絲之女小昭則被稱為「高鼻雪膚,秋波連綿」。

但在伊朗,女性的美卻是隱藏的。

由于宗教文化的原因,婦女外出必須穿長袍、戴面紗,違法者將被處以罰金。

但隨著越來越多的年輕女子脫下了面紗,抗議著裝條例的事件頻頻發生,但還是有不少女人因為戴著面紗而被當街欺負。

一位名叫巴巴克·法托拉希的伊朗攝影師拍攝了許多伊朗婦女赤身畫像,引發了巨大的爭論,并受到了許多壓力。

在巴巴克·法托拉希的照片里,伊朗女人就像一朵盛開的花朵,但這朵花并不像一朵嬌嫩的薔薇,而是一朵在風雨中發出叮叮當當的野薔薇。

每個人的眼中都流露著不屈的執著,讓原本單純的肖像畫,變得更加的光彩奪目。

巴巴克·法托拉希也為伊朗女星戈希夫泰·法拉哈尼拍照。

只要你曾經看過《加勒比海盜5》,就會對她有印象。

她在劇中扮演的是一個禿頂的巫婆,一登場就讓所有人大吃一驚,并且名列全球100張最美麗臉蛋排行榜的第5位。

但是,由于戈希夫泰·法拉哈尼在影片《謊言之軀》中未戴面罩,因此被伊朗列為了「黑名單」。

不但不準她去國外拍戲,還對她的生活進行了嚴格的限制,不準她去國外。

但戈爾希夫泰·法拉哈尼想方設法,最終還是走出了伊朗,但沒有回頭路。

在巴巴克·法托拉希的畫像中,她平靜而溫柔,但又充滿了勇氣和力量。

這位攝影師為伊朗婦女揭開了一層又一層的面紗,巴巴克·法圖拉希是個十足的90后。

他生于伊朗德黑蘭,于2013年開始自己的職業生涯。不得不說,他的攝影技術都是自己摸索出來的,但他的天賦和努力,讓自己創造出了一種獨特的視覺效果。

他與無數藝術、時尚雜志合作,作品先后登上《Grand Central Publishing》、《Ballad of Magazine》、《 Nylon》、《dodho Magazine》等知名雜志,每一次都效果出眾,反響不俗,漸漸在業內積累了不小的名氣。

此后,巴巴克·法托拉希的作品頻繁地在世界各地展出,不僅獲得了業內專家的認可,也贏得了眾多影迷的青睞。

而且,他在伊朗的家鄉,也是一位專業的攝影老師。

毫無疑問,巴巴克·法托拉是專業的,尤其是美女。

而他所創作的美麗,則是冰冷的,陰森的。

在 Babak Fatholahi的電影中,她不再是天真可愛的小白兔,而是一種充滿侵略性和危險的、誘惑一切的黑色大麗花,它粗獷、強大、高傲。

女人的美麗,不再是討好,不再脆弱,而是任由別人擺布。

他們是神秘而邪惡的黑色巫師,他們的眼睛半瞇著,令人望而生畏;那是一朵孤零零的,帶著尖刺的玫瑰,讓人望而生畏,不敢去摘。

西蒙娜·波伏娃《第二性》一書中寫到:「有的婦女,將自己當作花束,像一個巨大的鳥籠;其他的女性則是博物館,而其他的女性則是難以理解的象征。

巴巴克·法圖拉希的作品中的美女,具有一種「難以解決」的吸引力。

冰冷、強悍、疏離,復雜而又矛盾的情感,給人一種神秘的美感。

很明顯,巴巴克·法托拉也擅長使用光影,他的作品不管是燈光和顏色,都有著非凡的效果。

攝影是一種光影的藝術,巴巴克·法塔霍拉希將光融入到了設計和氣氛中,無聲無息地照在了模特的臉上和身上,仿佛就連光也喜歡這樣的美女,這也是這幅畫中最神奇的一筆。

同時,極簡的構圖和顏色,讓巴巴克·法托拉的作品看起來格外的純凈,就像是進入了一個神秘的世界。

而巴巴克·法索拉通常不會在模特兒的肌膚上做太多的后期處理,以維持其真實的質地和狀態。

在那些紋路和破綻中,隱藏著無數的故事。

眼眸幽深,紅唇微啟,輪廓迷人。

在那光芒之中,一點點的凝固,化作了一瞬間的永恒。

就像是一朵永不凋零的花朵,永不凋零,日復一日的綻放,讓人難以忘懷。


用戶評論
你可能會喜歡